咨询热线:15088380423

律师介绍

王会律师 王会律师,浙江大学民商法学(金融与公司法)在职研究生,现执业于北京隆安(湖州)律师事务所,曾先后执业于广东益诺众承律师事务所、浙江求直律师事务所、浙江东方绿洲律师事务所。王会律师专注于刑事辩护、合同及房产纠纷、...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王会律师

手机号码:15088380423

邮箱地址:wh7206@163.com

执业证号:13305200810900197

执业律所:北京隆安(湖州)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吴兴大道399号(与区府路交叉口)EBD总部自由港A幢17楼

毒品犯罪

【吸毒怎么判刑】湖南籍女子因吸毒被判刑

【吸毒怎么判刑】湖南籍女子因吸毒被判刑

案发前,佩芬是个酒吧的舞女,来自湖南长沙,因为容留他人吸毒而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再过5天,她就刑满释放了。而那一天她每天都在等待。

之所以让我发现她,是因为她写的厚厚一叠日记,没有本子,就是普通的信纸,每天密密麻麻地在上面记录下生活、想法和心情。没有规律,没有格式,想到就写,想到就记,满满地挤下每一个空隙,让心灵充实,给自己精神鼓励。

当然,她更多书写的是她和男友的感情故事及对男友的思念之情,那份被其他人笑称为天真的爱情,她一直静静地期待和坚守,她相信他还会要她,还会和她一起过圣诞节、春节及以后无数的节日。

花花世界的自我坚持佩芬对我说,她不是个安分的乖女孩,爸妈要她好好地在湖南益阳工艺美术学院学室内设计和装潢专业,而她学了一年就辍学了,跟表姐学起了舞蹈。表姐和表姐夫是做娱乐这一行的,表姐组建舞蹈艺术团,边教跳舞边带团演出,通常提供舞蹈艺员给酒吧跳夜场舞。

花花世界很精彩,从小就喜欢跳舞的佩芬坚持跟着表姐学舞,学满一年后就在表姐的介绍下在益阳的一家酒吧跳舞,月薪4500元,还要完成老板规定的卖酒业绩。可无论如何,佩芬都牢牢把持住自己,做完酒吧的工作,绝不和客人私自外出宵夜及其他接触。

这个时候,弘进入了他的视野。弘比佩芬大一岁,是个留学澳洲的高才生,偶尔和朋友来泡吧,在朋友的介绍下,他们相互认识了。可佩芬很矜持,并没有和弘有过多的接触,只是礼节性的问候和关照。

渐渐地,弘对这个跳舞的女孩有了好感,约她吃饭被拒绝,约她看电影被拒绝……佩芬说可能就是当时自己的数次拒绝让弘觉得自己不是个随便的女孩,才决定去进一步确定恋爱关系。

在2010年的春节,他们走到了一起。佩芬继续跳舞,弘则出国完成学业。他们约定每天一通电话,每天视频聊天,每天他们都要保持联络。

有句话说:距离产生美。佩芬告诉我,在他们分别的那段时间里,大多数的时间都会甜甜蜜蜜的,两个人腻得不行,可因为弘要求得完美,他对自己跳舞这份工作一直持反对意见,两人常因为这个事情闹矛盾,可吵吵闹闹哄哄,跳舞这个工作的事情也就干一天是一天,一拖再拖了。

可后来的事情发生,证明弘的反对担心并没有错。

首次“溜冰”身感不适

在酒吧极容易接触到毒品,佩芬说无论在湖南还是浙江,她见过很多吸毒的客人和朋友,可对那一口,她始终没有尝试。哪怕是有人放在她的面前,她都不会去碰它一下。

2010年5月14日,佩芬随原来酒吧的DJ李科来到浙江台州的一酒吧跳舞。是表姐安排的,让其到这个酒吧顶一个月的班。其实,离家千里,佩芬心里也是不愿意,但6000元的月薪和表姐的盛情邀约让她没有拒绝。

弘知道佩芬来到台州后,很担心人生地不熟的她会碰上什么麻烦,一直劝说让其不要做了,回湖南去。可佩芬倔强地坚持要做完一个月,两人又为跳舞的事吵架冷战。

而这时,李科正好待在佩芬的房间上网,看出她的心烦,李科提议“溜冰”。溜冰,就是吸食冰毒的俗称,佩芬很熟悉,但四年来,她却从未越雷池一步。可今天,心情沮丧的她竟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两人各出了200元,李科出去买了冰毒回来,用塑料的饮料瓶做了个冰壶,燃起打火机加热冰壶,然后用吸管吸食……

第一次尝试,佩芬吸了两口,就觉得头晕胸闷,腹痛想上厕所,挠一下头皮都会像闪电一样地刺痛酥麻,总的感觉是极不舒服的,无任何快感可言。当天晚上,她通宵未睡,第二天白天一天精神亢奋,不吃不喝不睡,第二天晚上也是通宵未睡,第三天白天一样亢奋,直到第四天凌晨才浅浅睡了几个小时。

身体很疲惫,可精神却极度兴奋,无睡意无食欲,三天下来,人立马就瘦了一圈。

佩芬说她明显感觉到瘦,因为她们跳舞的对身材要求比较高,所以她一直很注意减肥,但那次“溜冰”后她穿上平时的裤子明显感觉腰围偏大,过后想想,三天不吃不喝不睡,净消耗卡路里了,哪有不瘦的道理。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一周后,一样的烦心事,一样的李科提议,一样的AA制,在夜舞场结束下班后,在佩芬的宿舍,他们又一起吸食起了冰毒。

佩芬说第二次还是一样的身体不适,但它不会让你抗拒,可能在悄无声息中它就渐渐渗透了你的神经和意识,无好感也不反感,唯一的感受就是她的脑子里能一遍一遍翻来倒去地想问题,就像放电影似的不断回放,虽然费劲,但爱钻牛角尖的她却似乎喜欢上了这样考虑问题的方式,虽然最后还是想不通想不明白,但她享受那种亢奋思索的过程。

第四次主动“溜冰”

当然,这一切,佩芬都瞒着弘和家人。虽然和弘也是吵吵和和,但佩芬知道弘是坚决反对她尝试吸食毒品的,而她吸毒的原因是为情所困,其中多少是弘间接造成的。给自己一个似乎合情合理的解释,佩芬也就不对吸毒的事耿耿于怀了,以后不碰就是了。

可能那么简单地做到吗?第三次,也是李科提议,佩芬没有拒绝,她说其实从第一次尝试开始,意识里你就不会对毒品说“不”了,这次没有心烦的理由,但你已深陷其中了……

唯一的“好处”是每次佩芬都能减肥。

6月5日那天,佩芬的表姐和姐夫来酒吧担任演出嘉宾并顺便看望佩芬。佩芬很开心,跳完夜舞场,凌晨1点,她带着姐姐姐夫一块去宵夜。而这时弘准时地打了国际长途电话过来。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电话,佩芬很不专心,她说和姐姐在一起吃饭,等再过两个小时给弘回电话。

弘很不开心,要知道再过两个小时,悉尼就是凌晨5点,为了打这个电话,他已是每天守到凌晨2点,可佩芬的不在意让他很生气,两人在电话里吵得很凶,并说出了“分手”两字。

回宿舍后,佩芬想不通为什么弘不体谅自己,有姐姐有亲人在旁边,我怎么可能无视家人感受和你卿卿我我。一肚子的懊恼和气愤,佩芬想着想着就哭了,冲动之后说出的分手已经让她后悔得要死。急欲解脱的她脑子里闪现了“溜冰”。找到李科,她说一块溜冰。很快,李科就过来,两人一起享用了那从冰壶里缓缓冒出的一缕缕白烟。

不开心,吸了就会让自己精神放松些、心情舒畅些,那些好的不好的过往一遍遍在脑子里回放,似幻影似梦境,佩芬陶醉其中,第四次的“溜冰”已让她不能自拔,毒魔好像从黑暗里伸出一双手紧紧抓住了她,且毫不费力地征服了她。[page]

服刑每天都像重生

“那真是很可怕的东西,当你没有接触它,你会有抗体,会避而远之,会从意识里抗拒它,可当你接触过它,哪怕是不好的感觉,慢慢地它都有办法让你依赖它、迷恋它……”佩芬极力向我描述着毒品:“我们都知道那是不好的东西,可不经意间你品尝了它,它就有魔力慢慢渗透融入你到骨髓,它是裹着糖衣的炮弹,可以让你只钟情于它,对其他美容、服装等爱好完全丧失兴趣……”

在和她聊天的一个上午,我能感觉佩芬是个感情细腻、思想单纯的女孩,她还刚开始走进毒品的魔窟,就所幸被拉了回来。应该说她是幸运的,如果晚一点被抓她可能会陷得更深,她说李科被抓后交代了她,继而她被抓、被批捕、被起诉、被判决,从2010年6月9日进看守所至今,她感觉自己每天都在重生。

办案检察官告诉她,她的案子如果只有两次容留他人吸毒,她可能拘留15天就可以出去,而她交代的四次已可以定罪量刑。她可以耍赖,但她觉得她要感谢这第三次、第四次,因为只有这严厉的教训才能让她彻底翻然悔悟。

“我就要出去了,一切都还好吗?想和你一同在家包饺子吃,你要被我当仆人使唤;想和你大冬天一起看着窗外的雪在家吃冰淇淋;想冬天里,你把大手牵着我的小手放你衣口袋里;想和你一起逛公园,然后玩缘分游戏,看你多久能找到我……”佩芬在日记里写道。在看守所里安静地梳理情绪,书写心情,这在外面嘈杂浮躁的世界是无法做到的,她说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晚上的值夜班,监室里所有的人都熟睡了,她可以默默地写日记,写小说,写诗,写自己想写的任何东西,美美的。

“弘来信说会等我出去,圣诞节回国我们就可以见面了,妈妈爸爸也在等着我回家,家里有暖暖的被窝和热乎乎的饭菜。”佩芬说到这里眼里满含泪珠。

佩芬告诉我她会听家人和弘的话,不会再去酒吧跳舞,至少会远离那个花花世界,好好地找份工作,好好地生活,恋爱,结婚……

这个女孩,以后会有怎样的生活?无论如何,以后还有很长的路,祝她永远好好的。至发稿,佩芬已经出狱回了湖南长沙,在QQ上这个可爱的女孩的头像又亮了起来,她说这半年的经历将永远记得,是长鸣的警钟。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联系方式:15088380423

联系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吴兴大道399号(与区府路交叉口)EBD总部自由港A幢17楼

Copyright © 2017 0572xi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